取困

文集请搜“潘多拉魔盒”
微博@取昵称困难障碍症

【短篇】4318

2017.07.03 07:03:00

MarkSon Forever


-------我是分割线-------


Do you like Markson?

Yes.

How much? More than me?

No.

 

段宜恩擦了擦汗。说好了不再做MAT的,却为了新专又回到了原来的练习室。王嘉尔还没来消息,估计是航班又晚点了吧。

“Mark,走吧。”经纪人收拾了东西,催促着段宜恩。

段宜恩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快到末班车的时间了。

“哥,你先走吧,我想自己回去。”

经纪人皱起眉头,段宜恩从包里掏出帽子和口罩,耸了耸肩,“已经这么晚了,没事的。”

“你啊,”无奈地摇摇头,“口罩还是摘了吧,要不更显眼。”

零星经过的车辆,三三两两的人群。段宜恩背着包,抄手站在公交站牌下。

远处的公交车灯晃得他眯了眼,慢悠悠地停靠在他面前。段宜恩刚想迈上车,忽然看见了公交车上有些熟悉的照片,昏黄的路灯下唯有轮廓看得清晰。

傻傻两个人,笑得多甜。

六周年?哦,六年了啊。

司机耐心地等待,段宜恩回过神,慌忙上车道歉。车上空无一人,挑了后排的座位,段宜恩放下包,长出了一口气。

车子缓缓启动。

第一站,第一步,总是最害怕最茫然的吧,所以王嘉尔才会格外珍惜他吗?

段宜恩看着窗外的街景。入夏了,各种便利店都贴出了新款冰淇淋的海报。

那一天,其实已经刷过牙了,却还是架不住王嘉尔紧张躲闪强装熟稔的试探。

好吧,段宜恩拿起钱包,反正我也想吃了。

还别说,刷完牙再吃冰淇淋,味道格外的纯净,回味犹甘。

自此之后,那丝萦绕在唇齿间的香甜,让这趟孤独又迷茫的旅程,变得安心而精彩。

 

有刚刚下班的人上了车,满身疲惫,找了座位倒头就睡。

看着前排一点一点的脑袋,似乎只是凭着意志在坚持。段宜恩很熟悉这种感觉。

睁开眼训练,闭上眼睡觉,没有任何基础的人,大概全公司里,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王嘉尔这个从选秀里脱颖而出小港仔,很快就追上了段宜恩的进度。

无意中被段宜恩看了自己曾经跳舞的视频,王嘉尔羞愤地想要遁地而逃。

段宜恩笑倒在在练习室的地板上,满地打滚,平复了呼吸之后,看王嘉尔噘了嘴,又爬过去捏了捏他的脸颊。

王嘉尔不甘示弱,不就是婴儿肥么,难道你没有?伸出手就把段宜恩扑倒在地。

两个人像不经世事的孩童,笑哈哈地洒了一地汗水。

Jackson,你比我厉害多了。

Mark,你不知道你长的有多帅么,你不知道你唱的有多好么,你不知道...算了,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所以,我们可以一起走下去吧?

一定可以的。

 

新一站又有人上车,看了眼段宜恩,有些疑惑又不敢确认,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王嘉尔有个雄心壮志,要让机场的人都认识他。

别人听了都是一笑而过,段宜恩听了只是揉揉王嘉尔的脑袋,Jackson呐,Jackson。

多到数不清的新人。每次彩排要么吊着名牌,要么贴着名牌,还是免不了总被叫错名字,找不到镜头。

不止一次听见工作人员无奈的抱怨,我也分不清啊,我也很绝望啊。

出道后的生活,并不完全是想象中的样子。想不到的繁忙,想不到的疲惫,和想不到的失落。

两人一间的宿舍,关上门,就关上了所有好的不好的声音。王嘉尔经常爬到段宜恩的床上,哼哼唧唧的半天不睡,Mark,好累啊。

段宜恩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相比于王嘉尔来讲,他现在连单独站在镜头前,都会紧张地咬唇搓手。

稍微轻松一点的,也许就是讲着母语的ASC吧,跟王嘉尔一起的ASC,即便是被人打趣,段宜恩也从不着恼。

我很快就要搬出去了,会有一个新的综艺。

我要努力,做很多很多的综艺,让所有人都知道GOT7。

王嘉尔说这话的时候,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小脑袋点啊点。

那我也要努力,翻很多很多的跟头。

舞台上,段宜恩的每一个动作,王嘉尔都不敢移了眼神。段宜恩是飞来飞去的小王子,可是小飞人也会累的。

王嘉尔搂紧了段宜恩,Mark呀,翻跟头是很帅,但是拜托你不要受伤啊。

段宜恩拿了枕边一个小小的皮卡丘放进王嘉尔的行李箱,Jackson呐,希望你有更多的节目,可是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啊。

 

忽然就上车了一些晚归的学生,段宜恩没有料到,再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幸好是通情达理的粉丝,只是乖巧地坐在旁边,直到到了各自的车站,才恋恋不舍地跟段宜恩道别。

段宜恩提着的心慢慢放下来,要是被经纪人知道了,免不了一通耳提面命。

终于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他们。

终于拿到了一位。

期盼了太久,真的拿到手的一刻,所有人都是懵的,只是在飘扬的碎屑中,红了眼角。

有人祝贺,有人恭喜,有人欢笑,有人哭泣,而段宜恩跟王嘉尔,只是在对上了视线的一刻,用力拥抱。

这其中的意义,道不清说不明。

王嘉尔有很多的社交软件,玩着玩着突然就变了性质。有时候段宜恩洗漱一圈回来,王嘉尔的小论文还没有写完。懵懂的少年,一下子心生华发。

段宜恩倒是任自己的号像放养了一样。

Mark,你真的喜欢Markson吗?王嘉尔低声问了一句。

段宜恩拿过王嘉尔的手机,随便翻了翻,然后锁了屏。看王嘉尔有些微肿的眼睛,忍不住捏了捏他已经没什么肉的脸颊。

Do you like your Dad?

Do you like your Mom?

Mom or Dad?

王嘉尔被段宜恩问得一愣一愣,忽然笑开。段宜恩在王嘉尔的小括弧里,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手机响起了视频连线的声音。

Uncle Mark!

奶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王嘉尔听见了也屁颠颠地凑过来,对着镜头一阵飞吻。

Uncle Jackson!为什么不来我家玩了啊?

段宜恩搂着王嘉尔的脖子,两个人挤在一个屏幕里,笑容灿烂。

Sorry啦,王嘉尔摸了摸屏幕,忽然又想起来自己家那个肉肉的侄女,下次Uncle Jackson带个妹妹去找你们玩好不好?

镜头那边的小姑娘们兴奋地跳闹,段宜恩摇摇头,哎,你们轻点,Uncle Jackson的头发都要被拽没了。

小姑娘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玩偶,嘻嘻哈哈。

Uncle Jackson,妹妹要是不喜欢我们怎么办呀?

哎,怎么会呢。王嘉尔故意皱了眉头,段宜恩转脸去看人,听见他的话,露出了小虎牙。

她会像我喜欢Uncle Mark一样喜欢你们的。

 

不知道过了几站。段宜恩有些困倦的时候,忽然听见了熟悉的站名。跳下车,身后的公交又晃晃悠悠地开走,段宜恩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再转过身,段宜恩愣了一下。

王嘉尔坐在公交站的椅子上,晃着两条腿,露着一排小白牙,“Yo,终于回来啦。”

段宜恩走过去,靠在王嘉尔身边,揽过他的肩,“什么时候到的?怎么还不睡觉?”

“热啊。”

“Mark,我们去吃冰淇淋吧。”王嘉尔跳起来,拉着段宜恩的手晃。

段宜恩顺着他的力气站起来,“好啊,你又不怕胖啦?”

“...你陪我走回来不就行了。”

段宜恩捏了捏王嘉尔肩,“行啊行啊,都听你的。”

“Mark,我忽然想起来,我们不能走回去...”

“走回去给他们五个买的就都化了,会被骂死的...”

“啊啊啊啊,Mark,怎么办啊,还要不要吃...”

背着手,听着王嘉尔絮絮叨叨,段宜恩觉得这条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的路,一年,两年,五年,十年,一辈子走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四衢八街 疾奔走尽相告

三江七泽 终携手过留名

一尺繁华 荣归荣梦归梦

八恒河沙 情犹深复几生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