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困

文集请搜“潘多拉魔盒”
微博@取昵称困难障碍症

【短篇】软肋

BGM:肋骨-周慧敏


嘿,你说实话,我往后倒的时候,你痛不痛?

以前王嘉尔还有些肉呼呼的可爱,相比之下,段宜恩就纤细的愈发明显。纵使力量足够大,可是肋骨本就是人身上碰不得的地方,撞了肩胛骨,怎么能不疼。

可是段宜恩每每抱了人还是很开心,因为王嘉尔笔直后仰的身体。

要知道克服自我保护的本能,大概需要比潜意识更深层的信任。

后来段宜恩偷偷长了肌肉之后,还是觉得疼,因为王嘉尔瘦的蝴蝶骨越来越清晰。

 

段宜恩看上去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蹦极跳伞样样拿手。唯独见不得的就是小虫,连想想都觉得寒毛战栗。与生俱来的逃避和躲闪本事,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发挥的淋漓尽致。

Jackson!

Hey, Jackson!

OMG, Jackson!

王嘉尔后来只能都举着电蚊拍,瞌睡着躺在段宜恩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挥动着,看那人蒙着头靠着墙,像个蚕宝宝。

跟王嘉尔冷战之后,满屋的蚊虫扰得段宜恩更加心烦,趁着王嘉尔跑行程的时候,搬去了别的房间。

崔荣宰没过几天收到了来自王嘉尔的礼物,美得屁颠颠地拆开,却发现是驱虫大礼包。崔荣宰瘪了嘴,以为是迟来的愚人节玩笑,刚想扔进杂物箱,就被段宜恩劈手夺过。

哥,用不着这个,我给你徒手捉虫。

段宜恩点点头,然后把东西原封不动地收在了自己的行李箱里。

搬进新宿舍的时候,王嘉尔兴师动众地买了一堆东西,段宜恩收到的,又是驱虫大礼包。

Mark,这是最新的,高科技产品,无毒无害。你包里那个,早都过期了。

段宜恩拦着要扔东西的王嘉尔,放着吧,安心。

再说我们刚搬了新宿舍啊,应该不会有什么吧。

万一有怎么办?王嘉尔皱着眉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其实不怎么能看懂的说明书。

我现在可不能随叫随到了。

 

Mark,你在干什么呢?

段宜恩回过神,随手拿起枕头边上的pad。

我跟族长说你怕虫子,没想到他们还是捉弄你了,讨厌!森气!

段宜恩笑出声,听着电话那头的王嘉尔吸溜着口水,连舌头都像是短了一截。

你在吃辣?

这都被你发现了?王嘉尔叹了口气,我想试试,以后...以后总还是会遇到的。

王嘉尔向往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然而架不住有个致命的短板。

那便是吃不得辣。

一起活动的时候还好,纵使每每碰到新的制作团队,每每各式各样逃不过的辣,也总有人记得护着他。

王嘉尔嘴上不说,却总是不自觉的躲在那人身后。

段宜恩很无奈,尽管他每次看了台本,都会悄悄去问能不能撤掉吃辣的环节,久了也就只是干脆利落地做起了替人尝菜的工作。

王嘉尔享受着饭来张口的生活,Mark,你真是把我惯坏了。

段宜恩想说,你不要那么拼,可是看着屏幕上的人,话到嘴边,又酸涩难当。

节目里的王嘉尔吐着舌头,火焰的特效和背景的笑声,都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被千人踩踏过一样难受。

王嘉尔说,你知道吗?舌头被一千个人踩过的感觉。

 

他知道他是真的怕辣,他知道他是真的怕虫。

他们知道彼此的软肋,却都只能束手无策。

 

其实那些能摆在台面上的,也许最终都是能克服的。如同掌心或者脚底的粗茧,时间愈久,愈发麻木而不甚敏感。

尤其是在分开了之后,才明白所有的软肋,都比不上没人保护的你。

所以,那大概已经不是软肋。

而是出世时就缺失的一根肋骨,那些热烈又执着的拥抱,只是为了填补心上的空白。


评论(17)

热度(67)